照影归

不骄不躁,未来可期❤

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亲友 @魔仙堡的小咸鱼

以后食之契约由她来更新啦!请多关照!

【食之契约】言不由衷(13)(上半部分完结)

 还没到十二点哈哈哈我没有拖更!

*

一场雪崩来得猝不及防,北京烤鸭感觉自己还没跑几步,雪浪就快要追至身后了。

 

“往垂直的方向跑!”北京烤鸭一边喊着,一边克制不住地呛了几口血。这里的环境对于惯于用火的他来说非常不利,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慢慢流逝。

 

“靠!”温文尔雅的北京烤鸭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。

 

“我的命可能要交代在这里了。”他心里想。

 

意识开始模糊,脑袋在发晕,好像还有点缺氧······

 

就在他...

春晚观后感

就,昨晚看完快本,激动到睡不着,打下了这些字,今天疯了一样刷他们的视频,真的很感动,为他们的坚持,为他们的默契

他们真的很好,我不站真人,只愿他们友谊之树长青,未来洒满阳光❤

感谢今年盛夏这场相遇,让我认识了两位这么好的老师。
一个是活泼开朗热情似火的芒果,一个是内敛腼腆温柔坚定的毛猴。
一个眼睛里盛满了宇宙的星光,一个心里容纳着浩瀚的大海。
可能有许多人像我一样,因为原著去看这部剧,最后却爱上了两位老师。他们对角色的仔细研究与揣摩,真的让我有种放在心上珍视的东西也被别人重视的感觉,特别美好,特别珍贵。
我真的是第一次粉三次元的演员,因为这部剧,我还和众多热情的粉丝一样,得到了一个镇魂女鬼的称号,...

至少我们像他们一样,坚持到了最后一刻,

并且从未放弃过

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!

下一个冠军一定是属于我们蓝雨的!

剑与诅咒永垂不朽!

我永远爱他们❤

【食之契约】言不由衷(12)

*

“咳咳······”北京烤鸭费力地咳出了几口堵在喉咙里的淤血,洁白的雪地上瞬间就多出了几朵暗红的花,红得刺眼。然而很快它们就被纷扬落下的雪覆盖住了,不多时便消失得了无痕迹,就像从未存在过一般。


北京烤鸭环顾四周,慢悠悠地站了起来,冷静地思考着现在的处境。


刚刚灵力消耗得差不多了,又被风拍到了山崖上,身上应该是受了些内伤的,不过除了右腿暂时有点麻以外,倒也不怎么影响行动,只是这大雪山里天气实在是寒冷异常,饶是他这么一个大冷天也只多披一件薄外袄的人此刻也觉得有点冷。现在的当...

【食之契约】言不由衷(11)

怕有些小伙伴忘记了,前文在这里

言不由衷(2)


*

牛排怒气冲冲地跑到旁边一块巨石上坐着,使劲地在石头上磨着他的剑,擦出刺耳又尖锐的声音。那架势,不知道是石头跟他有仇还是那把剑跟他有仇。


而红酒只是站在原地,远远地望着他,眼神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怀念与温柔,少有表情的脸也挂上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,看得旁边的鱼香肉丝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


“咳,容我插一句话。”北京烤鸭有些无奈地开了口,“既然两位已经认识了,就不用我再介绍了。无论如何,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,前路漫漫,我还是希望大家能一起坚持走下去的,你们有什...

拜托了大家,b萌投一下少天和文州吧!今年少天十八岁成年啊,给他个盛大的成年礼吧!拜托了拜托了〒_〒

打开b站→点开萌战→投喻黄!

蓝雨的未来就靠你们了!

今年就是蓝雨的盛夏!

【食之契约】言不由衷(10)

*

红酒醒来的时候,窗外已经天光大亮,不知道是一觉睡到了天亮还是已经睡了很多天,他皱皱眉,有点不知今夕何夕。


身上的伤口已经结痂,看上去应该没什么大碍了,只是长时间没有进食,浑身都有点提不起劲。他环顾四周,屋子里空荡荡,除了他现在躺着的这一张床和床边的一张小桌子,便什么都没有了。


这是哪儿?


红酒费力地坐起身,床边有杯水,但他不敢喝——谁知道是不是又放了安眠药的。他一步一步慢慢挪到门边,打开一条门缝仔细地往外瞧了瞧。发现这房子附近竟是意外地热闹。


他小心翼翼地下了楼,走到街上,发现这里是个热闹的集市,街上人来人往,食物的...

一个把我从二次元拉回到三次元的男人

该感谢《镇魂》这部剧,让我重新认识了居老师。

我不是第一天知道朱一龙,却是第一次这么深入的了解他。他直播的时候腼腆又手无足措的样子,他参加综艺时害羞地展示着自己的才艺,他跳舞时跟不上节奏的笨拙,他在剧里对小细节的精心准备与设计,他小心翼翼地问“那我到底开不开弹幕啊”,他无奈地笑着“你们啊真是口是心非”······无论哪一点,越了解,便越喜欢。

他是个很温柔的人。他会在给粉丝包的粽子里悄悄地多塞一块肉,还特意挑了块瘦的,叮嘱道,不能吃那么多肥的,对身体不好。他会不好意思地对新粉说,我这人的动态会比较少,你们要...

【食之契约】言不由衷(9)

这次出征耀之州明显是个很不明智的选择。


格瑞洛虽说近几年军事工业发展得很快,但耀之州自从上次战役之后就没闲着,对于此次战役早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。况且格瑞洛距离耀之州遥远,远渡重洋来到耀之州,战士疲惫、物资匮乏是必然的结果。这场战役,对于格瑞洛来说,胜算其实不大。但是即便是这样,格瑞洛国王却还是派刚升任将军的牛排出征,其用意,用耀之州的老话来说,就是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”了。

但是红酒没有立场也没有理由阻止。毕竟自从牛排的父亲光荣退役之后,格瑞洛将军的重担就落到了牛排身上,这是他的职责。况且,料想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不行。既然要做,就要做到最好,这是牛排对自己的要求,也是红酒...

©照影归 | Powered by LOFTER